满哥闯海南(14):有酒有菜有朋友,好山好水好心情

摘要: 宝哥一扫这一年来的阴霾,重新意气风发了起来。

11-07 21:52 首页 故事长沙


长沙满哥闯海南(14)

文|跑哥   编辑|马桶   图片来源|网络


点击以下蓝色标题直接阅读之前章节:


长沙满哥闯海南(一):头一次看见蟹黄,还以为是屎

长沙满哥闯海南(2):典当行里的江湖套路

长沙满哥闯海南(3):中央“6号文件”,令各地资金疯狂逃离

长沙满哥闯海南(4):这家伙是定时炸弹,迟早要你的命!

长沙满哥闯海南(5):保镖被人砍掉四肢,惨死街头

长沙满哥闯海南(6):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长沙满哥闯海南(7):一场轰动全城的业余足球赛

满哥闯海南(8):混得好就莫回来了,长沙太小,不适合你

满哥闯海南(9):少年叔侄如兄弟,呷酒唱歌都一起

满哥闯海南(10):辛苦打拼好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满哥闯海南(11):风萧萧兮江水寒,宝哥一去兮几时还?

满哥闯海南(12):我也想红颜相伴,仗剑走天涯

满哥闯海南(13):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


本文独家冠名,请点击↓


包厢里气氛热烈,小康是在花丛中如鱼得水,宝哥也是左右逢源,一杯啤酒才干了,另一杯又送到了嘴边。这个服务质量还是真的不错,俩人嘴巴基本没气歇,不是唱歌,就是喝酒,再不就是被塞一口零食,最后就是封上烈焰红唇。


宝哥已经不去运神买单的事情了,他想,等下要是钱不够的话,就先从小康身上扯点救下急,明天再当面还给他就是。这样的话,明天还可以约一回。


有了这个心思,宝哥就开始施展划拳神功了,小康哪里是他的对手,一连三拳全输,三杯啤酒倒下去,小康就去敬尿公菩萨了,这一下就开始扯发了线头子,小康一回来,连没坐得两分钟就要跑一趟厕所,搞得身边的妹呵呵的笑:“慷慨哥,你最近连不行啦。”

包厢里气氛热烈


小康一把就照着胸脯抓上去:“哪个讲老子不行的啊?我今晚就让你晓得我的厉害。”


那妹也不躲,趁势倒在小康怀里,媚笑着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好厉害。”说完就把手用力往小康小腹一压下去。只听得小康一声惨叫,从沙发上一弹而起,直奔厕所飞奔过去,边跑边骂:“你妈妈的哒,尿泡会炸咧!”一屋人哄堂大笑。


等小康回来,宝哥问:“还接哒喝不啰。”


小康摇摇头:“今天在咯里搞不下去哒,我们换地方宵夜去。”


说完拉着宝哥往包厢门外走,出来对妈咪一招手:“老规矩啊,记账上啰。”


妈咪走过来扶着小康:“慷慨哥,今天还满意噻?”


小康回答:“太满意了,差点就搞坏了我的裤啊!”


妈咪知道是怎么回事,笑着说:“哪个妹,那调皮啰,下次你要好好帮我教育一下啊!”


出了银洲度假村,俩人打了个车去宵夜,坐得摊子上烤了几手牛羊肉,上了两瓶啤酒,聊了起来。小康说在江少那里做了这么久,感觉有点疲了,只想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宝哥听出了点意思,他琢磨小康可能和江少有点隔膜了。但他不露声色的说:“我正好最近事情也不多,一路玩噻,你有空也来我店里呷牛尾巴啰。”俩人又干了一杯。

有空来我店里呷牛尾巴啰


这晚过后,宝哥一没事就找小康玩,小康有空也来店里喝几杯,相互走动勤快,关系自然就熟络了起来。


店里的生意一直是不温不火的,隔壁交通电台的记者来吃过几回,有几个怀化、湘西那边的人,吃这个口味还是觉得很过瘾的。宝哥动动脑筋,做了一批消费券送给了他们,让交通电台做节目的时候也顺便宣传一下。那几个记者人不错,也实心帮忙,这样宝锅火锅店就在电台里做了推广,还真有拿着券来消费的。


后来,电视台的美食节目也来探店,宝哥懂味,准备了几个红包加一叠子消费券,塞给了节目组。这下店子就开始有点火爆的意思了。晚上饭点的时候,桌子全满,还有排队等起的。宝哥加了六七张桌子才勉强搞定。


生意看上去热热闹闹,实际收工一算账,还是只多得两三百元。宝哥和师父商量要想个什么办法,把营业额做上去,一桌平均不到五十元的流水,怕么是玩不下去。

师父说:“要不就再加几个品种下火锅,试下看。”


宝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加蘑菇在清汤里煮,在重庆就是有这么个吃法。


第二天,宝哥从高桥搞了一些蘑菇干回来。拿水一泡发,下锅里一滚,吃起来味道蛮鲜的。师父一尝也觉得可以,俩人定了个价,就卖20元一盘。刚推出来的时候,反响还是不错的,几乎每桌都点,过了一段时间也渐渐卖不动了。但泡蘑菇干又得提前准备,要是没人点的话,泡好的蘑菇一过夜就变质了,只能扔。这样损耗太大,吃不消。


还是得重新想办法。师父说:“要不搞点么子贵菜子啰?”


“要得,干脆就搞牛鞭和脚鱼算哒。牛鞭就卖88一份,脚鱼就卖188。”


“宝伢子啊,你咯回就搞得大来,一杂菜顶得几桌消费啊!”


万伢子在边头挖鼻屎:“老板,你的牛鞭、脚鱼,我都晓得搞。”


宝哥一听他讲话就有点瞎眼:“万伢子,你去后面切下菜去啰!”


黄姨把烟蒂巴一丢,有点担心的说:“你们搞起咯贵,有人呷不啰?”


王伢子搭腔:“冇人呷,我呷噻。”


师父抬起一脚踢得他屁股上:“给老子滚。”万伢子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吃屎,摸着屁股又嬉皮笑脸着去后厨了。


牛鞭、脚鱼花了几天时间准备就开始推出了,可是就真像黄姨说的那样子,根本就没几个点的,菜单上的消费一下飙升上去,来请客吃饭的老客人,都觉得有点不适应。本来几十元就可以做个东,现在有好的不去点,就显得人不客气,搞了几天,宝哥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但为时已晚,生意看着看着就不行了。


这天,大家都闲得店里没事做,冷冷清清的场面让宝哥只叹气:“妈妈的蛋哒,冇事发神经搞么子牛鞭脚鱼啰?咯是围哒自己害啦。”


他正准备搞点白酒再运下神的,生哥就进了门,一大群子人。王军走得前面喊起来:“细老兄,安排一下啰,我们今天开会聚餐啊!”


宝哥心头一喜,财神爷来了,他几步上前,把生哥他们迎了进来,安排好。来人正好一桌。


宝哥说:“今天正好上了新菜,大家试下味啰!”


刘军回答:“紧好的上啰。”


宝哥冲师父一点头,师父心领神会冲后厨喊道:“大份牛尾巴,大份牛鞭,大份脚鱼啊!”


万伢子接应:“搞起!”


黄姨从后厨探出个脑袋,她想看看是哪尊菩萨驾到了。

看看是哪尊菩萨驾到了


生哥表情严肃,好像心里有什么事。身边的人都落座以后,他终于开腔了:“吃饭以前,我们接哒讨论一下原料的事情。”


宝哥也在隔壁桌子坐下来,竖起耳朵听。


武秋生从包里掏出一长页纸,递到生哥手上:“老板,这个报告就是这一批原料的成分预测分析,你看一下。”


生哥从包里掏出眼镜戴上,仔细研究起来。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生哥才满意的说:“这批原料不错啊,20%以上的钴含量,还有贵金属。我看这个事搞得。王军,大概进回来要好多钱啊?”


王军面露难色道:“老板,这批货货值应该是200万,现在公司周转不灵,现金不足,就连开信用证的最低限度20%,都有困难。”


“啊?这样啊。”生哥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一边的宝哥听到这里,心想生哥的公司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是不是管理方面……他隐隐约约觉得这里有个机会要出现了。宝哥按耐住心里的激动,把屁股钉在了凳子上,继续听下去。


过了一会儿,生哥发话了:“要不这样,大家都凑一凑,我表个态,我拿五万,你们呢?”


说完环顾四周,一桌人都低起个脑壳,没一个人讲话的,顿时气氛压抑了起来。


宝哥一看形势,也是吃了一惊:“嬲,平时一个个都跟得大老板一样的,何式几万块钱的场合,就都哑嘎火哒?”


他见大家都闷头不语,于是凑了上去对生哥说:“老兄,么子路啰?”


生哥正发闷气子,手一挥:“你问王军啰。”


王军抬起头来就是一句:“细老兄,你莫凑热闹啰,我们咯里正商量大事呢,冇你么子路。”


宝哥也是脾气来哒,说道:“不就是钱的路噻,我还以为好大的路咧!”


王军一脸不屑:“细老兄,现在不是你那时候哒呢,撮不到哒咧!”


宝哥不疾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管什么时候,做生意的路数变不了,不就是区区几百万么?这怕是还难不倒我吧?”


这一席话掷地有声,一桌人都震惊地仰望着他。


王军恼怒地说道:“细老兄,咯不是个小数目呢,你莫丢大的啊!”


“我要是给你们办到了,何式搞?”宝哥笑眯眯的看着他,眼里有股子杀气。


王军硬哒头皮喊道:“我随你何式搞!”


“好啰,男子汉讲话要上算啊。”宝哥转头看看生哥,生哥脸上没表情,看样子也是默认了。


宝哥对武秋生说:“武工,你把办信用证的手续文件给我,我只要一天时间,就给你们办好。”


武秋生将信将疑的把资料都给了宝哥。


黄姨把牛尾巴、牛鞭、脚鱼给端了上来,把酒给大家倒上。生哥把酒杯端起对宝哥说:“我们大家敬你一杯,祝你马到成功。”


宝哥一仰头,喝得一滴不剩。


下得桌来,宝哥把资料仔细研究了一遍,开信用证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在海南搞金融的时候,和胡司令、老王这些个业界大佬经常开来开去的。都不说老王,就光胡司令的手里,每年能开出的额度都在几千万以上,那可是以美金为计价单位,一换算成人民币,那就是几个亿了。所以他对两百万这个数字,是有十足把握的。


宝哥用手机拨通了胡司令的号码,给他说要开200万的信用证,从日本进一批金属原料。电话那边胡司令说:“我草,宝哥你现在玩大发了啊,还搞上金属提炼了啊。那我必须支持一把,你明天把资料给我发过来,上班我就安排人办啊!”


宝哥又回到酒桌上,把电话里和胡司令的说的讲给生哥听,生哥连连点头:“老弟啊,还是你有本事呢,一个电话就搞定了。王军你看怎么搞。”


王军回答:“八字才有一撇,急么子啰,明天办成了,才作得数咧!”


武秋生在旁边起哄:“老板都讲搞定了,你小子还嘴巴硬,是咯样的,你先喝三杯酒再说。”


王军脖子一硬:“酒我今天是不得喝,细老兄明天要是办得好,我自罚一瓶。”


宝哥笑道:“军哥,一瓶啊?你明天会醉噶去咧。”


“讲一瓶,就一瓶。”


第二天一早,在生哥的公司,宝哥把相关资料传给了胡司令,不出所料,事情顺利办成。生哥对宝哥竖起了大拇指,全体高管都十分服气,这当然也包括王军。


宝哥没有再提起那一瓶酒的赌约,大家一团和气。从这天起,生哥只要是出去应酬,必定得带上宝哥。生哥喜欢夹着个手袋,里面装着三样法宝:现金、一个神秘的小本子和一支派克钢笔。一身西服,皮鞋铮亮。那派头就是“一袋(代)名流”。

一代名流


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三湘四水足浴城。所以宝哥这一向就是帮生哥开车,到处洗脚,一天洗个两次都是稀松平常。宝哥对洗脚一直不感冒,也只有硬起头皮陪着,每回都是坐得包厢里望着墙壁上贴的中医筋络穴位图发呆。他琢磨着是不是从图里面也可以悟出些点穴的门道来。


跟着生哥十来天,他发现生哥有个特点,只要是朋友三四来找他合作开厂的,他基本来者不拒。除了技术入干股,自己还投入一定的资金,常常在酒桌上就掏出钢笔把协议给签了。生意场上的这种随意,让宝哥咋舌。


十多天过后,日本运来的原料已经到了霞凝港。信用证押汇的事情,还得宝哥来办,他让胡司令把货款垫付清了,约定日后归还。胡司令也答应下来。


原料、技术、人员都齐备,生哥立马在湘潭找了个地方,把厂子开起来了。公司成立,王军入了一股,但操盘的事情就落空,因为生哥把慷慨哥从江少那里给挖了过来负责项目,为了这事,他们两个多年的好兄弟就此形同陌路。


宝哥也没能入局,办好了这样大的事情,却把自己运作成了生哥的跟班,真是哭笑不得。


火锅店的生意也是昙花一现,师父找宝哥商量:“现在做不下去哒何式搞呢?”


宝哥回答:“要不就关了,你转让出去,弄得几个钱就算几个。”


就这样,师父把个店子做2000块就给转让了。无事一身轻,从此宝哥就跟着生哥混日子了。


这天生哥叫上宝哥去湘中某县,小时候父辈来长沙前,他俩曾经一同在那里读过几年小学。这次是当地小学同学邀请他俩过去玩玩,联络联络感情。


几小时后俩人就到了小县城,从前的同学们都已经在饭店包厢等着了。多年没见面了,同学之间的感情还是在的。宝哥小时候只在县里读了一年,来的同学他基本不认得,生哥就不同了,他读了三年,加上现在是公司老总,同学们都把他奉若神明。

同学们都把他奉若神明


酒菜上桌,大家借着酒劲回忆从前读书的趣事,气氛热烈,生哥也难得一次的多喝了几杯。


推杯换盏、脸红耳热之际,有位同学说话了:“生哥,你现在是大老总了,同学们可是期望着你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啊,你可以来我们这里开个厂子噻,大家都商量过了,你出技术,我们出资金,地方上的问题我们来解决。”


这个建议一提出来,宝哥知道生哥是无法拒绝的,盛情难却之下生哥当即表态,这个事可以搞。这下满桌沸腾,敬酒的同学轮番上阵,把生哥推上了神坛,一时光芒四射,几个徐娘半老的女同学都投来了热切的目光。


生哥借着酒劲开始了资金规划,他预计20万投资设备场地,30万做流动资金,只需50万就可以开搞。一众同学群情激奋,都要争当股东。于是生哥又把股权分配了一下,自己投20万现金,加技术入股算10万干股,其余20万交与同学们自行分配。


这下就吵翻了,20万哪够分的啰,人人都想入大头,场面几近失控。宝哥忽然想起了在重庆发伟哥的情景来,是多么相似啊!等他们一阵吵闹之后,终于分配完毕。项目就这样确定了下来。


同学们陪着哥俩在县城又玩了两天,看看了从前的学校,拜访了授业的恩师。在一路赞誉声中,俩人踏上了回程。


坐在车上,生哥说:“老弟,这个项目还是你来操盘,并代持同学们的股份,我给你5%的干股。你辛苦一下。人员方面你可以提要求,我尽量满足你。”


听到这话,宝哥不敢相信,机会竟然来得这么快,容不得多想,他就一口答应下来:“老兄,放心,我一定搞个样子出来把你看,人员方面的话,我看武秋生不错,技术水平也高,就是他了。”


“老弟啊,你眼睛有毒呢,一下就选个大菩萨啊,好啰,既然答应你了,那就让武工和你一路搞啰。”


半个月后,宝哥接到了生哥的电话,县里的同学已经把场地落实好了,让他马上过去。宝哥一摸口袋只剩下百把块钱了,一算坐长途汽车去是够的,下了车就只能等同学安排了。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多想,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出发了。


到县城的时候,同学大毛骑着摩托来接他,说先去选好的场地看看。坐上摩托,盘山公路跑了30公里,才到了现场。这一路上屁股都震得麻痹了。几次弯道会车,宝哥都不敢睁眼,呼啸的大货车从耳边擦过,带起的尘土落得满头满脸。下车以后两人对视,都笑出声来,整个人像是从土里爬出来的矿工。


掸了掸灰尘,大毛指着山坡上一路延伸上去的建筑,说:“就是这里了,从前是个造纸厂,现在废弃了,稍稍修缮一下就可以用了。反正前五年不要钱,镇上还保障水电通畅。”


宝哥一眼看过去,这一片建筑怕莫是五六十年代修的,墙壁都是土烧砖砌的,还有“要斗私批修”的语录。窗户没有一面好的,都爬满了藤蔓植物。


“我草,这么破,大毛,这里会闹鬼不?”宝哥看起脑壳疼。


“那不得呢,明天就可以开始收拾了,我们已经按生哥的要求预先招了20个工人。


“今天晚上就先住得镇上。”


“嗯,只能这样了。”两人回到镇上安顿下来。


第二天一早,两人再次来到厂里,眼前的场景让宝哥惊呆了:几辆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的拉着水泥,木料开在往厂子的路上,一群四十岁上下农民工模样的人扛着各样工具,有铲子,砌刀,箩筐,扁担等等,稀稀拉拉的站在路边。一个为头的看见了他俩就走了过来,说:“老板好,我们都到齐了,可以开工了。


宝哥问大毛:“这就是你招的工人啊?”

这就是你招的工人啊?


“宝哥,莫小看哦,这都是附近的好手呢,又作得田又做得工。平时都在外面建筑工地打零工,我花了大力气,才招得来的啊!”


入乡随俗,正是用人之际,宝哥也顾不上那多了:“好啰,开始搞啰。”大毛一挥手,一群人就上工忙活了起来。


大毛说:“人工我谈的按月结,500元每人每月。水泥、木料等等,都是我刷脸赊的。到时候你一路结算就是的。”这时的宝哥口袋里只剩得几个铜板,也装模作样的答应下来。


回到镇上,宝哥给生哥报告了一下进展,生哥让他和大毛去县城,把公司的注册办好,那边已经有同学在等起了,资金也带来了。宝哥一喜,这下钱来了,就好办事了。


注册公司的事情一办完,宝哥就有了20万股本金,他先抽一万备用金放得包里带在身边,荷包一硬,人的气质就上来了。宝哥仿佛又找回了当年的派头,他让大毛安排工人抓紧收拾一间房子出来,自己好住到厂里去。然后就请大毛美美的吃了一顿好的。


几天后,房间收拾好了,宝哥和大毛买了一大包蚊香和花露水就来到了厂子里。真的是一天一个样子啊,农民工做事就是扎实。几天功夫,墙面的植物都清理干净了,地面的垃圾废物也扫除大半,简易食堂已经搭建好了,大铁锅子柴火饭做起来了,原本死气沉沉的厂区又恢复了生机。


晚上和工人们一起吃大锅饭喝米酒,宝哥十分惬意,山里空气新鲜,山下就有一条小溪流过,抬头就是灿烂银河,久违了这种彻底放松的感觉,不知不觉了就多喝了几杯。


大毛从附近山民家里借来了两块竹板,两人就准备睡在收拾好的办公室里,先把竹板摆好,在周围点一圈蚊香,再喷一身的花露水,两人就躺下休息。


半夜的时候,宝哥起来上厕所,睁眼一看气氛有点诡异,只见大毛直挺挺的睡在竹板上,头那边点的蚊香,几个红点忽明忽暗,就像古时候停尸的义庄一样。宝哥踢了踢大毛的脚板,大毛忽的一下坐起来,发现眼前站着个人一动不动,他吓得惊声尖叫。这一嗓子把宝哥也吓得半死,颤颤巍巍的说道:“大毛,是你不啰?”


“你妈妈的哒,宝别你晚上不睡觉,起来吓我做什么?”


宝哥这才松口气:“碰哒鬼呢,是你咯别睡觉冇呼吸哒好不。老子怕你去噶哒。”两人这一闹下来都没睡好,下半晚就是蚊子大军轮番轰炸,饶是有花露水蚊香护体,两人也被叮咬了几个大包。


每天傍晚,宝哥都和大毛去山下小溪里摸田螺,抓螃蟹,一回总要抓个半脸盆,小螃蟹裹上面粉一炸又香又脆,田螺肉用辣椒大蒜爆炒下酒下饭又是一绝。有酒有菜有朋友,好山好水好心情,宝哥一扫这一年来的阴霾,重新意气风发了起来。

有酒有菜有朋友,好山好水好心情


个把月时间过去了,厂子整修一新,可以进场规划设备了。宝哥给生哥报告了情况,生哥说过几天带公司的华工过来看看。


三天后,生哥带着人来到了厂里,仔仔细细的考察了一圈,最后由华工就地出设计方案。华工毫不含糊,拿起粉笔就在地面画了六个大小不一的圆圈,然后拍拍手说:“就这样,收工了。”


宝哥看着这几个圆圈发呆:“华工,这就是规划?”


“是啊,这就是六个反应釜的位置,照着砌就好了。”


随行的武秋生说:“华工,你净搞些省事的,好歹也要布一下管线噻。”


华工回答:“直接用皮管子啰,了撇些。”武秋生无语。


生哥把武秋生留在厂里负责技术施工,就回长沙去了。宝哥和武工两人每晚喝点小酒以后,敞开聊天,武工不厌其烦的给宝哥讲解金属冶炼知识,宝哥也听得津津有味,那张化学元素周期表,终于派上了用场。


未完待续

  

跑哥:生于七十年代,长在五一广场,现居河西。从事销售工作,喜爱文学、音乐。爱交朋友,人称“交际花”。



投稿邮箱:13374644@qq.com

商务合作:微信1216352780电话13017296146

本文独家冠名,请点击↓


首页 - 故事长沙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