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欠楼下保安的

摘要: 比如,微笑

11-09 18:45 首页 长亭外


我昨天早晨对某写字楼的一位保安骂了声“滚”,摇上车窗离去,整日不安。


导致冲突的写字楼相关规定无论对错、好坏,他都只能执行,我怎么能失态迁怒于他?


他可能会因此加重或埋下恨的种子,恨顾客、交通工具,与我相似的年纪与相貌,甚至这个社会和这份工作?


如果面前是更强有力的哨兵、武警、交警、保镖,或我的老板,亲友,我会怎么办?


是的,我错了。


八个小时后,我辗转找到那位保安,郑重道歉,取得谅解,后热络交谈。很显然,他轻易就原谅了我,之前接待的客服人员和物业主管也都认为我不必当面致歉,可见他们以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和心理建设。


他是淮北人,妻儿在家,还有父母,姐姐。其出门十几年,每年农忙和除夕时争取回去。


这一天,是他到这个单位的第35天,连工牌都还没来得及办。上一个单位是绿城物业,保姆行凶案所在的那家著名房产公司。因为要被调动到其他更远的小区,所以来了这里。


现在月入五千元,“够用,给老婆三千,租房七八百,有餐补。能存下来一些钱”。


这是他待过的第五个城市,前几次在上海、青岛、苏州、北京等地。“打工嘛,我们又没有学历。哪里钱多,就去那里”。


临别的时候,我再次鞠躬致歉。


从车库甬道出来,我热泪纵横。为自己来道歉欣慰,也为这位异乡人努力养家糊口而感动,更为自己几十年读圣贤书尚且有如此冲动、低级之时而羞愧,也为平日其他疏忽和伤害。


想起其他三件事。


十天前,一位出身高干家庭的前辈和我们聊起。在她从小的家教里,妈妈严格督促的有一条:“一个人的修养和层次,从对比他低的人的态度里更看得出来。要懂得尊重别人。”


她经过许多写字楼、商场,都会跟保安、保洁微笑点头示意和互动。


顺便说一句,中国服务人对顾客的欢迎,95%是没有回应的,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所以营业员社会地位不高,消费者享受服务品质有限,这是一个跟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循环。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很多时候,我对上一个办公室的楼下保安还算客气,偶尔还会留点快递来的小水果或其他礼物在传达室,可是我多数时候是匆忙经过的,甚至没看他们一眼。


他们是人,最熟悉的陌生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保护我们的空间秩序、人身财产安全。我欠他们一眼,一个微笑,一句问候。


十几年前,我还是学生,去浙江广电大楼录节目,经过门口时听到一段至今无法忘怀的话。


浙广某调频女主播,在节目里埋怨楼下传达室的保安弄丢了自己的快递。“被楼下的保安弄丢了。一问,说找不着了。没办法,他们是‘保安’嘛。”


言下之意和语气,是保安素质低,保安不可救药。我那一刻是震惊的:这个女主播的素质才低呢!公器私用,恶毒攻击门口的保安和保安群体。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甚至因此对和她口音相似的女主播都带有一点成见。


那个节目被门口的保安听到,他们会更疏远、绝望吧,听众里不明真相的群众或加了一点模糊的坏印象,保安听众应该比较难过、不好意思、愤怒和沮丧吧。


况且,你要怎么说,我还就可能习惯这么干了。一个媒体人,给出的主观判断恶意,给了保安群体部分人设:反正你们觉得我们可以或一定不靠谱,不职业,那就不职业咯。


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大自然报复人类,部分群体报复同类另一个群体或一些个人。


每个有话语权的人,都更应该好好说话,有基本的文明操守和建设性。


九年前,我尝试和楼下的一个保安做朋友,因为他在我拄拐到公司的路上扶过我。如今想来,真正的尊重,在于平等心,不在必然个性联系。


如果你一直善待保安,谢谢你,你真棒。如果还不够,请和我一起,对我们家门口、写字楼门口、商场门口等等地方的保安,面带微笑,偶尔道声好,这是我们都欠他们的。



首页 - 长亭外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