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故事 | 中年是道选择题

摘要: 40不惑后的中年真的不惑?

09-12 09:51 首页 长城脚下饮马川


前有署名姜文的《狗日的中年》把朋友圈掀了个底朝天,后有高晓松关于四十不惑的几句话把60后70后这一波被80后90后视为资源占有者的成功人士摆在了聚光灯前,40不惑后的中年真的不惑?


记得小的时候,邻居家大叔发了财,肥头大耳的买了辆桑塔纳,在大街上一路飙行,车窗全开音响开到最大——播放着迟志强的《铁窗泪》,当时就暗下决心,等到了这个年纪,也要买辆桑塔钠专门只放齐秦。一不小心,当年的我们就到了这个40岁的年纪,桑塔纳早已换上了奔驰宝马,尾气早已让车窗不敢开,堵得只能一路龟行,唯一的就是CD里还留着齐秦的《大约在冬季》。


有人选择了一个危险的中年。


男人散发出岁月的魅力,女人沉淀出时间的气质,在这个人生钢丝走到一半的地方拔高自己,坐守各方挑战。他们积累了经验沉淀了魅力,但心里清楚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危险与恐惧,所以选择做出头的椽子,赢来大梁的角色。


有人选择了安全的中年。


兼顾工作孩子家庭,平衡这个年纪应得的稳定幸福,不愿失去,于是常过过嘴瘾,心里动动念头,行动上止于醉酒,所得也必然止于不行。




有人选择了不上不下的尴尬中年。


头顶大老板在坐镇,下面一帮小年轻追赶,在中间如坐针毡,时常想创业,创业的念头常在半夜升起,随着太阳升起而落下。第一根白发冒出来时采取的策略是拔,现在要学习的策略是染。白天常对年轻人说梦想梦想梦想,夜晚常常说梦话:梦想不过是人民币。偶尔冒出个火疖子,误把当作青春痘舍不得拔去。犹豫不前,坐守空山,这样的选择自然也换来不上不下的平庸人生。




有人选择了可上可下的从容中年。


需要拼搏的时候,他们开动大脑,雷厉风行,在这个创意与执行为王的时代,一直拥有职场登顶的希望。需要放下名利退守家庭的时候,他们也早已积蓄足够的老人医药费小孩要出国费老婆要美容费。在这个需要花大钱的年纪,他们能够做到工资分红股票基金房子天使风投样样都生钱处处不差钱。财富,经验,人脉,沉淀,让他们从容出国,随时进山,可以移民,可以回乡,人生从此自由。



有人选择了失去自我的奔忙中年。


会议室、机场、酒店,世界再大,大不过这三个地方。时间被分成碎片,工作占8小时,家庭占2小时,吃饭占2小时,应酬占3小时,堵车占1小时,睡觉占7小时,剩下一小时留给可怜的跑步——那个让中年中产找到存在感的鸦片。


他们有着不惑之年后的困惑,赚得到钱却赚不到时间,认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认识,却认不出自己,像唱了多年戏的程蝶衣,痴痴分不开,傻傻分不清。




在这诸多种人之外,还有一种情怀更浓看得更为通透也追寻内心的中年人。


年龄对于他们只是改变了容颜,在自我的心里,他们永远只是长大了的少年,而所谓的中年只是找回自我的旅行期。


人生有两次寻找自我的旅行,一次在青春期,每个躁动的灵魂都在寻找那个真正的自己,而现实的规矩多半将他们打回原形,未被改造的要么成了疯子要么成了艺术家。第二次就在不惑中年到来之前,有人想了个通透,该求的求,该放的放,不缠不绕,活出心里想要的那个自己;有人忘了想,继续奔继续跑,一不小心成了进了庙堂的李嘉诚,有人没想透,进了山林的做了菩提僧,最多的人却在李嘉诚与菩提僧之间纠缠不清。


那些选择永为少年的中年人,却选择了第三种状态,人生不应是直奔目的地的高铁,它应是走走停停的慢车,有人上有人下,有一同出行的朋友,亦有偶然相遇的临座,有远方的目的地,更有窗外的风景。




如果青春是一道追求标准答案的是非题,那中年就是一道没有标准答案的选择题,无谓对错,只有取舍,以及是否漂亮。


前40年做出点名堂,后40年活出点名堂,就是最好的人生。








Club Med Joyview 长城度假村

2018年1月1日开业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饮马川实景




首页 - 长城脚下饮马川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