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港中大民主墙风波是一件好事,能让我们思考的其实更多

摘要: 港中大的民主牆風波絕不是香港和內地文化沖突這麼簡單,有些問題很難通過加強溝通得以撫平。因為,如果一些人在心底里無法認同這個國家、民族,你很難通過“說服”去建立認同。殖民的不僅是領土、政治經濟,也不僅是肉體的佔有,更可怕的是“黃皮白心”。

09-10 02:55 首页 香港商报


港中大的民主牆風波絕不是香港和內地文化沖突這麼簡單,有些問題很難通過加強溝通得以撫平。因為,如果一些人在心底里無法認同這個國家、民族,你很難通過“說服”去建立認同。殖民的不僅是領土、政治經濟,也不僅是肉體的佔有,更可怕的是“黃皮白心”。精神上的被殖民才是最可怕也最可悲的奴役。



相信大家已經被昨天香港中文大學撕海報事件刷屏了。


簡單复述一下:開學以後,香港中文大學校園的民主牆上,貼滿了“港獨”海報。一個內地女生接受不了海報內容,把海報撕了,學生會幹部发現後制止,于是雙方的爭執被記者拍攝了下來。


爭論視頻在網上傳播以後,很多人為她的勇氣點贊,也痛斥了"港獨"分子。但在島叔看來,這並不是整件事的重點。


就在7日下午5點左右,中大內地學生已經自发組織了抗議活動。憑經驗來看,這是港校向內地大規模招生以來,內地學生最大規模的一次群體抗議活動。厘清視頻中女生,以及此次參加抗議內地生的訴求,能夠在還原出香港內地學生尷尬境地的同時,理解當前“港獨”发展的新動向。


傾 向


在說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普及一個知識。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有關使用民主牆守則》規定,雖然不可以遮蔽、撕毀張貼物,但張貼物必須署名,以及備注張貼日期。因此,那些除了“港獨”標語以外,什麼元素都沒有的大幅海報,也屬于違規張貼,撕掉它們似乎也沒什麼問題。



昨天下午,學生會已經將佔用面積過大的海報清理出來,並表示如果8日8點,如果海報依然違規,也將全部清除。


然而,這還不是事情的關鍵。


此次事件中,內地生最為憤怒的事情,是自己“被代表”了。香港中文大學的在校生W表示,此次事件的爆发絕非偶然,情緒已經醞釀了很久。這還要從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會制度說起。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的基本會員,是全體全日制本科學生,由學生普選產生。從理論上來講,他們发出的聲明、組織的活動,都代表著在校學生。然而,港中大近幾屆學生會卻長期发表“港獨”言論,組織港獨活動,這才讓內地生和不支持“港獨”的香港同學,有了“被代表”的感覺。


去年11月,港中大學生會福利社,公開售賣印有“港獨”宣言的T恤衫。去年四月,學生會還組織了香港獨立論壇。



此外,港中大學生會還佔有著學校內的輿論資源。張貼海報的民主牆,以及文化廣場等公共空間,也由學生會負責管理。此次的“港獨”海報,雖然不能確定是否由學生會張貼,但據港中大同學表示,在管理過程中,學生會带有明顯的傾向性。


比如,文化廣場的標語去留,決定權基本完全掌握在學生會手里。開學以來,此地先是出現了“HK·Independence”(香港獨立)的標語,後被學校清除後,又張貼了同樣內容的中文標語。而在民主牆,學生會則對“港獨”內容違規海報置之不理。7日下午內地學生集會後,迅速清除了內地生張貼的違規標語,“港獨”標語則要留到8日早晨8點。


“民 主”


雖然學生會由全體在校生普選產生,但根據學校官網數據,2016年港中大共有全日制本科生16583名,其中內地生只有2012人,如此懸殊的人數比例,注定了內地生在選舉中人微言輕,很難選出理想的代表。


一個值得關注的數據是,今年當選的內閣“山鳴”,在普選中僅僅獲得了2159票的信任票,僅僅佔全日制本科生的13%。也有人懷疑,學生會代表學生发聲,並且擁有如此之大的公共空間管理權,是否擁有合法性。


而內地生作為少數群體,也難以參與到香港本地大學的學生事務中。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2015年香港大學內地生葉璐珊參選港大學生會內閣,由于加入過共青團,而被同學攻擊和抵制,並表示了被“赤化”的擔心。


在政治觀點上“被代表”,讓內地生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不適感。雖然學生會常把民主和自由掛在嘴邊,但在實際上,卻施加給了內地生多數人的暴政。


C同學說,有時候聽見他們宣傳“港獨”,沒有辦法與之辯論。因為一旦內地學生開口,发表反對分裂的言論,對方就會給內地學生扣帽子,說自己被“洗腦”了。一個現實是,內地生在校內基本喪失了輿論空間。在今天的抗議現場,一張內地生的海報上寫著:“拒絕觀點霸淩!”



本 土


內地生與香港學校學生會的矛盾,其實不局限于政治傾向上。港校學生以及學生會,擁有非常強烈的本土意識。本屆內閣也在社交網絡首頁表示,當選後將守護本土價值。


然而,這種本土性在发展過程中,演變成了鼓吹獨立的思潮,也衍生出學生會對內地學生的不友善。在觀點的表達,以及作為學生代表與學校的溝通上,不但不對內地生的利益予以照顧,反而進行故意的打壓。


有港中大同學L透露,上屆學生會內閣曾向學校建議,取消內地生四年校內宿舍保障。雖然理由是“讓內地生接觸本土文化”,但大家都知道意在促使學校資源向本地生傾斜。


在社會議題上,學生會同樣有很強的本土意識。去年5月1日,港中大學生會发布了《捍衛勞工,保障生活》聲明,其中提到了停止輸入內地勞工的訴求。


在香港內部,年輕的學生群體,已經成為了本土主義思想最為嚴重的人群。眾所周知,香港“佔中”運動的主要发起者、參與者,都是青年一代。學生會成為這種思潮最集中、最激進的組織,也不足為奇。


在今天的抗議活動結束後,前任香港中大大學學生會會長在民主牆與內地學生发生爭執。口中不斷用粵語辱罵內地學生,在其言論中,甚至出現了“支那”這樣的侮辱性詞語。


而與此同時,多所香港高校也出現了聲援中大學生會的活動。這種串聯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佔中”发起者學聯,就是大專院校學生會所組成的。而在今年7月,港大前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因沖擊校委會被判刑後,港中大學生會也予以了聲援。


直 面


在很多媒體的報道中,都提到港中大被表情包佔領。但是這次內地學生抗議的形式,並非表情包這麼簡單。



此次活動的參與者同學W向島叔表示,本次活動是在港中大內地生微信群里发起的。抗議活動的訴求,並不是通過表情包宣泄情緒,反而大家都在勸說到場者,不要張貼表情包,而是理性发聲,從制度層面解決問題。


W給島叔发來一份致港中大學生會的公開信,上面清晰闡述了此次抗議活動的訴求。包括:學生會要為會員发聲,不能想當然地以為代表全體學生想法;學生會公開发表意見時,公開征詢會員的想法,確認能夠代表大家的觀點;如果學生會一定要发表爭議性言論,允許學生選擇是否入會的權利。


在此次抗議內地生眼里,表情包這種內地的亞文化,用來表達情緒很有效,但容易陷入自說自話的困境,無法得到別人的重視和理解。即便不能解決問題,也希望學生會能夠聽到內地生的聲音,不要認為自己只會學習,對于公共議題一言不发。


此次抗議,讓香港高校內地生與本土派學生的矛盾公開,並在公共空間展開對話和斗爭,相較于之前的沉默,無論對于內地學生,還是香港社會來說,都無疑是一件好事。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一個港中大的民主牆風波絕不是香港和內地文化沖突這麼簡單,有些問題很難通過加強溝通得以撫平。因為,如果一些人在心底里無法認同這個國家、民族,你很難通過“說服”去建立認同。殖民的不僅是領土、政治經濟,也不僅是肉體的佔有,更可怕的是“黃皮白心”。精神上的被殖民才是最可怕也最可悲的奴役。


對這些高喊“港獨”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有表達的自由,但也請他們認清楚,香港是中國的領土,容不得無法無天的自由。對不遵守基本法、不尊重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人來說,哪有什麼道理可講?!涉及國家統一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我們沒有任何退路。文/侠客岛 秋月冬梅



首页 - 香港商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