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低估女生间的校园暴力

摘要: 是什么让学校乖乖女变成暴力萝莉

11-12 03:03 首页 浪潮工作室

撰文 | 翁慕涵 缪加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欢迎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订阅查看


校园暴力不是个新话题,但让人们始料未及的是,最近曝光的校园暴力事件里,主角清一色都是女生:


在河南伊川县文正中学流出的霸凌视频中,被欺凌的女生被一群人轮流掌掴。众多围观学生不但不制止,还凑近受凌女生的脸拍摄。视频结尾处还有学生高喊:“来,一起上,扇她!”


在日本关东,一个国中女生在加入某社交网站的班级女生群后,发送的信息全部显示已读,却无人回复。长期的集体孤立最终击溃了女生的心理防线,她被母亲发现企图自杀,送进了医院。

 

惊讶学生的乖张暴戾之余,人们也在困惑:从“乖乖女”到“暴力萝莉”,女孩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湖南常德:一小学女生遭同班女生围殴,脾脏破裂被摘除 / 视觉中国

被忽视的女生


很多人眼中,校园霸凌只不过是男生间的推搡打闹。家长往往觉得男孩子小打小闹挺正常,学校也乐于依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与家长私下解决,不会公开处理。

 

没错,男生确实比女生有更强的攻击性,早前有关儿童攻击行为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中国13至15岁的青少年中,男生参与打架的人数比女生多出三倍。


相反,女生在媒体中长期以来都是单方面被欺负的形象。这样的刻板印象并非空穴来风,社会学调查表明,相比男生,女生的确有高于两倍的可能性成为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然而女生在校园暴力中不仅仅扮演受凌人的角色——在河南伊川的暴力视频里,两名女生轮流掌掴另一个女学生至少21次,边打还边喊:“我手打肿了”。如此看来,女生都是“小绵羊”、施暴人大多是男生的结论显然有些站不住脚。


河南洛阳伊川实验中学一女生被同学划脸 / 视觉中国


将暴力完全与男性划上等号也是性别歧视的一种。因为事实证明女生也可能使用暴力手段。在2000年美国一项针对15000青少年的调查中,有60%的女生承认她们曾在一年内打过人。只是相比男生,女生发生严重肢体冲突的概率较低,因而不被重视。


另外,女生参与校园暴力的形式往往更隐蔽,这也导致她们的霸凌行为更不易被察觉。


校园暴力其实是一种特殊的攻击行为,包括直接冲突和间接冲突两种类型。前者可细分为直接身体冲突,如掌掴、勒索、抢夺,和直接言语冲突,如辱骂、嘲弄、起绰号等。后者则是霸凌人借助第三方来欺辱对方,包括散布谣言、社会排斥等等。


由于采用直接身体攻击的大都是男生,他们往往更能引起校方和家长的注意,不需受害者或围观者站出来发声,发青的眼圈、淌血的嘴角和沾尘的衣物,已是无声的证明。


西安:14岁女生被11人围殴2小时,只因用手指了一下同学 / 视觉中国


而相比男生,女生作为霸凌者,除了身体攻击外,更多选择直接言语攻击和间接攻击。但关于这两种攻击的讨论,要明显少于直接身体冲突,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两类攻击行为难取证,也难界定。比如,言语攻击有时和玩笑只有一线之隔。朋友间一句亲昵的“you bitch”在旁人耳中也许无伤大雅,若放在言语霸凌的语境,意义便大不相同。


韩国14岁少女被学姐暴打,全身鲜血跪地 / 视觉中国


节目主持人马东曾在《奇葩说》中坦白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经历——“没被打过,但是(他们)会把我带到一个砖垛神秘的拐弯抹角的去处,然后按着我的脑袋说:‘说段相声’”。谁会觉得“说段相声”是一种霸凌呢?老师也不觉得。等他告到办公室,一办公室的老师甚至起哄:“来,先说一段。”


显然,校方和家长在处理言语攻击和间接攻击时的态度,与直接身体冲突相比全然不同。在女生霸凌事件里,受欺凌的女生往往总被一句轻描淡写的“别太敏感了,只是被说了两句而已”草草打发,本该及时遏止的女生欺凌行为就这样被纵容下去。

 

讽刺的是,如今女生欺凌行为终于进入大众的视野,幕后推手不是受凌者,也不是监护人,而是网络和社交媒体中施暴者和旁观者自己上传的霸凌视频。


正如学者德波所言,“放眼我们周遭的世界,各种事物如果不出现在网络和社交平台上,似乎就是不存在的。” 然而网络上曝光的霸凌视频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女生参与暴力事件的数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女生更爱动嘴不动手


知道女生校园暴力事件为什么长期被忽视之后,另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为什么女生倾向于使用言语攻击、间接攻击和网络欺凌?


不堪女同学暴力,兰州中专女生欲服毒自杀 / 视觉中国


这和社会长期以来对女孩的期待有关。她们中很多从小被教育要成为“淑女”,要贤静优雅。虽说对于男孩也有“君子动口不动手”之类的教纲,但为锻炼所谓的“男子气概”,家长对于男孩肢体冲突的容忍度明显要高于女孩。


动手不成,女孩的矛盾多数只能动口解决了。2011年美国的全国调查发现,校园欺凌事件中通过谣言、恶意捉弄、取绰号等方式的关系性攻击其实远高于身体攻击。在14至17岁的青少年中有四分之三的学生曾经遭受过关系性攻击。41%的青少年女孩都曾是关系性攻击的受害者。


另外,女生间接攻击的惯用手法——集体排斥个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句,“女孩子家一个人不安全,多叫几个人吧”。从结伴出游到手拉手上厕所,女生似乎在自己的小团体里找到了那份安全感。


山东模拟法庭进课堂小学生扮法官学司法,对校园暴力说不 / Sipa


然而女生小团体中的姐妹情谊是怎么演变为集体暴行的?


有一种心理现象在女生团体中很常见,叫做“集体思维症候群”——在凝聚力很高的团体中,成员彼此的认同度很高,时间久了就会产生相似的价值观,总觉得对方说什么都对,因此当其中一个人开始嘲笑班上某个人时,其他成员也都会表示赞同和支持,觉得受凌者是罪有应得。


此外,在集体欺凌的现场,个体往往会觉得自己的身份隐没在群体中,不受注意,内在的束缚也随之消失了,这种心理被称为“去个体化”。没有了保持个良好形象的压力,加上情绪煽动,个体便也忘乎所以地加入暴力的狂欢中。一女子小学里,一名女生把受凌人的书丢到地上踩后,接着其他学生也一个个排着队用脚去踩书,好像排队打饭一样平常。

 

而且相比男生,女生更依赖社交软件维系人际关系。而这些社交平台也因为匿名性和群聊功能,为一些女生提供了校园欺凌的最佳场所。


2013年全球青年人危险行为调查发现,在9至12年级的学生中,每六人里就有一人曾经历过网络欺凌,女生受凌者比男生多出一倍;而网络欺凌者中,女生比例也明显高于男生——心理学家乔伊斯·朱在调查了3700名青少年后发现,17%的受访女生承认运用网络欺凌;而男生的对应比例仅为10%。


如此看来,网络是不少女生遭受欺凌又一个“黑暗角落”。


2013年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市,17岁女孩雷塔耶-帕森斯自杀身亡,她的父母称,女儿因受到网络欺凌而自杀 / 视觉中国


社会心理学家谢里夫发现,在现场围观欺凌行为的学生中,原初约有三成人站在施暴方一边。而这三成的旁观者非常有可能在霸凌过程中被教唆成直接的施暴人:“你的朋友都在骂了,你不骂,是不是自己人?”


同样,当霸凌行为在社交平台引起围观时,也有部分网友会不自觉地加入施暴者的队伍中,火上浇油。在美国15岁女生Sadie在上吊自杀前,家人看到她经常拿着手机发呆。事后警方也通过聊天记录和留言证实她在Snapchat、Instagram等社交软件上遭遇了严重的网络欺凌。

开战不缺理由


为什么女生非要和女生过不去?第一类是因为嫉妒心作祟,受凌对象有成绩优异的、外貌出众的,特别受老师喜爱的等等;第二类则出于施暴人的优越感,受暴者对应转变为操着农村口音的、衣品不佳的、“五官有严重硬伤的”、轻度残疾的、做出怪异行为的等。

 

虽然霸凌背后的心理不同,运行方式却非常相似。首先,都会给受凌者取外号。例如,和老师较亲近的女生会被称为“走狗”、“护法”;不合群的会被叫作“奇葩”。去年在日本发生的一起校园暴力事件中,一名横滨中学生就因来自地震与核污染灾区而被同学称为“病菌”。

 

集体孤立成为女生惯用的欺凌手段 / Flickr


就拿被称为“护法”的女生来说,在老师对施暴人的小动作有所察觉后,她们的第一反应是“护法告的密”,“这也太卑鄙了吧”。除了对“护法”恶语相向,施暴人更倾向将她们臆想的告密事件在社交平台分享。在博人眼球的流行语标题、曲折离奇的故事发展情节加持之下,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谴责“护法”的队伍中。


类似地,“怪咖”的某个“出格”行为也会在施暴人之间“口耳相传”。一见到她做出“那个动作”,施暴人就像应验了某句咒语的神婆,狂喜不已;有的甚至会在“怪咖”表现“有若常人”时反复提醒她:“你怎么还不…… ”不断给受凌人施加压力。

 

如果说上面两类霸凌原因和女生尚未成熟的心智有关,接下来的暴力则事关女生身体。学者发现,小学和初中时期男女生校园暴力的方式、频率都有明显差异。


在小升初阶段,随着生理机能的成熟,女生在体格、性征、内分泌等方面都会发生巨大变化。由于卵巢比睾丸发育早,女孩的身体发育一般要比男孩早1-2年,女生也更早拥有对身体和性别的认知。

 

武汉一重点高中每年组织学生到监狱接受警示教育,已坚持27年 / 视觉中国


荷尔蒙成为女生霸凌的又一幕后推手。夹杂着性器官的辱骂和嘲弄在女生欺凌中不绝于耳。邓肯举例道,有月经初潮的小学六年级女生,因为渗血的裙角被冠以“血腥玛丽”(Bloody Mary)之名,然而同年级的男生却对这一外号的含义一头雾水。


很多女生暴力事件里,施暴人更是直接对受凌人进行身体上的凌辱——2015年云南南文山州多贴吧里突然出现一组多名女生围殴一名浑身全裸女生的照片,照片里四名女生还架起被殴打的女生摆出表示胜利的剪刀手。很明显,青春期女孩的校园霸凌也与她们较早苏醒的性别意识有关。


性别意识的苏醒不仅仅作用于同性之间,男生在宽大校服下的身体变化也使女生渐渐认识到两性差异,催生出性吸引力和性冲动。


因此,在劣质偶像剧中,为同一个男生反目成仇也成为青春期女生之间经常上演的戏码。在美国匹兹堡地区的一所大学预备学校里,30多名女生为一名男生争锋吃醋,这些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生最后大打出手,不但多人受伤,还有一个哮喘突发被送进了医院,令人哭笑不得。


 北京:少女被打后精神分裂案重审,校方称败诉影响教育 / 视觉中国


细数女生参与霸凌的关键词——情感、衣着、口音、地域、残疾等等,它们似乎在什么地方似曾相识——“原配打小三:剪衣服、剪长发”,“方言的歧视”,“中国残疾人去哪儿了”……这些新闻标题提醒我们,女生霸凌和成人世界的议题息息相关。除了从孩子身上寻找原因,我们或许更应思考,社会中的戾气给孩子带去了什么?


校园霸凌一直是个历史悠久的世界性难题,这其中本就不乏女生的身影,只是直到最近才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


然而,除了我们看到的暴力事件之外,日常生活中被老师家长当作“女生间小打小闹”而忽视的霸凌事件又有多少?即便媒体报道让霸凌现象浮出水面,我们目前滞后又乏力的相关法律真的能保护好受欺负的女孩们吗?


要知道,当虐待女同学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南加州把牢底坐穿时,中国云南几个残忍殴打、上传受害者裸照的施暴人得到的惩罚只是——被要求叫家长并赔礼道歉。

 

参考文献:

[1]Adam, Alison (2001) Cyberstalking: Gender and computer ethics, In: Eileen Green & Alison Adam (eds.) Visual Gender: Technology, Consumption and Identity, New York: Routledge, pp. 209-24.

[2]Chu, Joyce (2005) You Wanna Take This Online? Cyberspace in the 21st Century bully’s Playground Where Girls Play Rougher than Boys. Time, p.42-3.

[3]Debord, Guy (2014)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Trans. Knabb, Ken, Berkeley: Bureau of Public Secrets. 

[4]Duncan, Neil (1999) Sexual Bullying: Gender Conflict and Pupil Culture in Secondary Schools,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5]Owens, Laurence, D & MacMullin, Colin, E (1995) ‘Gender Differences in Aggression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South Australian School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olescence and Youth, Vol. 6, No.1, pp. 21-35.

[6]Shariff, Shaheen (2008) Cyber-Bullying: Issues and Solutions for the School, the Classroom and the Home,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7]Smith, Peter, K. eds. (2016) School Bullying in Different Cultures: Eastern and Western Perspectiv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8]The Josephson Institute of Ethics. (2001)2000 Report Card #1The Ethics of American Youth: Violence and Substance Abuse, Data & Commentary

[9]Unicef. (2014). Hidden in plain sight: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violence against children.

[10]陈国威, &陈小梅. (2005) 学童欺凌─ 心理剖析.香港教师中心学报 ,Vol. 4

[11]吳婧(2016)校園暴力親歷者:沉默的深淵無人倖免

[12]新华社(2017)安徽一女学生遭校园暴力学校隐瞒不报,校长被免职6人受处分

[13]张文新(2002)中小学生欺负/受欺负的普遍性与基本特点,心理学报,第34卷第4期,页387-94

[14]中国青年网(2017)河南伊川校园暴力事件涉5个班8名学生,校长被撤职警方立案

[15]东方头条(2017)少女因校园霸凌自杀,亲人给欺凌者提心碎请求

[16]朝日新闻(2017)社群網站暗藏的網路霸凌 國1女遭已讀不回尋短

[17]新京报网(2015)云南一女中学生被拍裸照发QQ空间 当地警方介入调查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全文)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编辑 ? 邱小奕

 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一键置顶公众号   从此划船不用桨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首页 - 浪潮工作室 的更多文章: